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龙纹战域 > 游戏资料 > 37wan龙纹战域背景故事

37wan龙纹战域背景故事

分享到:
作者: 37游戏平台   时间:2013-04-06 11:42:26

  龙纹战域
  开篇 游吟诗人
  “那里是玛法大陆的最北端
  翘首眺望
  阻隔着万仞的雪山
  虽然切断了回家的道路
  但那里才是我们的故土
  才是我们日夜思念的家园
  ......
  冰雪中埋葬的卫队
  陪伴着“永生”的三龙卫一起长眠
  嚎啕的风声
  犹如勇士们嘶哑的怒吼
  铲除兽人 重返家园
  安定比麒 重返家园
  战胜火龙 重返家园
  ......”
  银杉村,在那株古老的银杏树下,身着破旧灰布长袍的游吟诗人,怀抱着古旧的乐器——那一支不染丁点灰尘的里拉,长袍连带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是一首他从未唱完整过的长诗,而且每当唱到此处的,他那心爱的里拉上总有几滴水痕的印迹,随后是他开始颤抖的身体,吟唱与里拉戛然而止。接着一帮无知的孩童就会在一旁跳着叫着“他哭了、他哭了...”

  第一篇 村落议会
  故事要从玛法大陆的东边,一个临海的小村落讲起。小村不大,简单的篱笆围墙、不规则分布的茅屋、供给日常生活的小商铺,以及几块菜地农田,拼凑出和谐安逸的田园生活,尤其是村落正中的那株巨大的、唯一的银杏树,成了整个村落久远历史的见证;说也奇怪,一些来小村供货、采购的商旅,初到小村,就争相不断的猜测这村子里一定有不寻常的故事;更奇怪的是,对小村的名字抱有质疑和一致到令人惊讶的态度。
  “呵呵,银杉村?我怎么没看见一株银杉树?瞧这株银杏老树,我反而觉得叫银杏村合适?”
  “这里并没有什么银杉呀?看这银杏树多精神,俺觉得叫银杏村合适?”
  一位、两位……当不知第几位商旅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村民们也开始觉得有道理。他们找到村里的长者——德高望重的老村长,商量要给村子换个名字。
  没想到,一向为人谦和的老村长,突然大发雷霆,浑浊迷离的眼睛突然大睁,布满可怕的血丝却目光炯炯,他使劲的用拐杖敲打着地面,激动的身子颤抖,以至猛烈的咳嗽“咳咳……银杉村……这里就是银杉村,你们滚,滚.....他们会来复仇的、会来复仇的!......滚、滚……”,当吓傻的村民们企图再劝说几句时,村长挥舞起拐杖连带着呼呼的劲风,让一向和蔼可亲的村长变得陌生而恐怖。从此再没人敢在村长面前提起更改村名的话。
  银杉村的恬静被破坏了,自从在那个日落黄昏,银杏树下来了位游吟诗人。
  一开始,村民们并没功夫去注意这个衣着破旧,甚至到邋遢地步的游吟诗人,那本应该是灰颜色的粗布长袍、用帽子包裹严实的脑袋、满是黑色泥污露着脚趾的破旧布靴,还有一个一尘不染的、干净到扎眼的里拉,这是他来到小村半年里从未变过的装束。善良的村民们接受了这位苍老的游吟诗人,连同那如同敲击破落的刺耳歌声,以及不成调的所谓乐曲;村民们每天都轮流赠送他食物,他每次都是头都不抬的默然接受。
  村中的小孩因为熟悉了游吟诗人的脾性,渐渐从惧怕到开始每天去围着他吵闹,甚至恶作剧般的扬起尘土,散向他,企图激怒专注于吟唱的游吟诗人;但他就是那样端坐着,雷打不动。日落时便找个角落憩息,日升便准时到树下继续他的吟唱。游吟诗人的“软弱”、淡定激起了小孩们的顽虐、不服输的童性,他们计划着去点燃游吟诗人的长袍,来观赏他仓皇逃窜的狼狈相,一场惨剧就要发生......
  燃烧起罪恶火苗、冒起罪恶浓烟的草把,被小孩们儿身后的老村长夺去,熄灭在沙土中。他并没责怪、惩戒这群无知的小孩儿,默默地俯身掸去身旁小孩儿身上散落的草灰,和蔼道:“去,带上小伙伴,把村子里的人都叫到这儿来,我要开个村落议会。”


  第二篇 比麒三卫
  半袋烟的功夫,村落里的男女老少齐聚银杏树下。老村长环视四周,苍老的面庞上一改往日的和蔼,换上了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然后利落的转身,将目光落在游吟诗人的身上“银杉村的乡邻们,比麒城的子民们,伟大的神龙帝国的后裔,是时候告知你们真相了。”安静的人群忽然开了锅,人们开始议论,开始惊慌,开始对村长的话无所适从。村长用力挥了挥手,用动作制止了吵闹的人们,转而又将目光落在游吟诗人身上。
  “二弟,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你伪装的再好,我也能感应到你的气息,再没有人能比我更熟悉你深厚的内力和你那盖世的魔法了,是不是呢?我亲爱的二弟——龙璞法师。”
  人们的目光刷的聚集在游吟诗人的身上,只见他身体随着村长的话语微微一动,并未做出过多的反应。老村长微微一笑 “45年了,我以为一切都将平静,甚至以为能在这村落里安享晚年……默然终老……哎,可正是如你所料想的结果,就在昨晚,这村子附近出现了稻草人和木耙猫,是半兽人又回来了;我这就召集村中的精壮去比麟城和三弟龙觉道人的卫队汇合,我们三兄弟带领比麟卫队再去抵御半兽人,可好?”
  被村长称作龙璞法师的游吟诗人,依旧静静的端坐,仿佛没有听到老村长的话,仿佛他只是这局外人。老村长摇头苦笑,他深知自己这位二弟的脾气,前些时日冷落了他,如今自然要闹些脾气,待事情说明了,他自然也结了气。于是抱拳环施一礼,向乡亲们,更是向这二弟龙璞解释起来:
  “诸位,事到如今,我就不能再隐瞒什么了。 我真名唤作龙烈,与我这二哥龙璞、三弟龙觉——也就是如今的比麒城武师,合称‘比麒三卫’。大家一定听说过三百年前半兽人入侵比麒城企图侵吞肥沃的比麒平原的故事吧?也一定知道神龙帝国‘三龙卫’翻越万仞雪山,不惜葬身冰雪之下搬来神龙帝国援军保全比麒城的英勇事迹吧?就在你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正侵染着神龙帝国军队的鲜血,埋葬着无数神龙帝国勇士的英魂,半兽人的野蛮和残忍,留给这片土地惨痛的记忆。整整历经三代的战争,‘比麒三卫’换了三代,牺牲的勇士们换了三代,才赶走了入侵的半兽人,才有如今的短暂安宁。
  银杏村!对,它曾经是这小村的名字,之所以叫它银杉村,是我们不想大家永远笼罩在这场战争的阴霾里,不想让大家烙上被半兽人复仇的印迹,更不想大家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不得快乐、不得安宁;就连我们都开始害怕想起或者被别人提起这段痛苦的往事,于是二弟龙璞去了沙城,三弟龙觉留守比麒,我带着残兵家眷来到这里,成了这银杉村的村长。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淡逝去,我能长眠在这块痛苦与幸福并存的土地上。可是这可恶的半兽人又回来了!我请大家了解下我们凶险的境遇。
  我在这儿要向我的二弟龙璞道歉,他的睿智远虑被我的愚钝守旧所扼杀,导致大家面对危险;早在大半年前龙璞就提醒过我,而我的自负成了半兽人散俑渗透进银杉村的助推器。我央求二弟龙璞及大家能原谅我的过错,而我们现在急需组建一支如当年般站斗力的队伍,去迎接半兽人的挑衅。
  银杉村虽小但却是整个比麒省粮草供给的源头,而比麒城看似不大,确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成为整个比麒省的战略要地。二弟,我肯请你带领银杉村精壮去比麒城接受三弟的训练,以作好御敌准备,守卫比麒。”


  第三篇 第二故乡
  银杉村村长、曾经的勇猛战士、“比麒三卫”中的大哥龙烈,话音落处老泪纵横。村民们被他的一番慷慨陈词感染,亦是个个眼角湿润。
  游吟诗人龙璞再也坐不住了,起身间飘逸如一阵风,闪到龙烈身旁“大哥,我在这里等了半年,你终于想通了”他激动的拉上龙烈的手“请跟我们一起走吧,这里没有军队,倘若半兽人偷袭,我怕……我怕大哥会有危险。半兽人已经不是祖先手札中记载的样貌了,它们通过长达三个世纪的争战,已经熟知了人族的战术,而他们的思维也与人族差不了多少;它们甚至抓走人族的工匠,开始了铁器的锻造。就在沙城附近,小弟已经和兽人交过手,不是小弟耸人听闻,它们已经不是当年依靠蛮力征战的种族,它们的成长速度与顽强的信念已经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45年前的十万兽军压城,小弟可曾怕过?但是今天,我真的感觉到了危机的存在。”
  龙璞顿了顿,表情开始变得痛苦,甚至连说话的腔调都开始嘶哑“我甚至担心它们学会了离间之计,我那些沙城的兄弟开始为了些蝇头小利自相残杀。而曾经的这群人不惜为捍卫沙城献出生命,他们这是怎么了?难道除了利益、野心、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吗?”龙璞开始片刻的沉默,语调有变得缓慢,仿佛一如他死掉的心,咬牙道“其实……其实我是被他们赶出了沙城,我扮作游吟诗人一是为躲避追杀,二是为了用这首前辈留下的长诗来唤醒人们的良知、唤醒人们的责任、唤醒神龙帝国后裔被迷失的信念。大哥,我们一起往比麒吧?只要我们团结、只要我们的后辈努力,兽人便兴不起大浪。”
  龙烈摇手拒绝“银杉村的周边就是些不成器的兽人散俑,我正好给这些半大小子当做练手的靶子。你快带精壮充斥比麒卫队,守住比麒城,银杉村才能安宁呀!这里我会带着妇孺老幼种地放牧,为你们准备物资。这里甚至可以作为我们的据点,召集那些游学的神龙子弟回归报效。放心吧,大哥的技艺难道你还怀疑?去找三弟商量御敌对策要紧,他的计策和窥天之术,定能让我们神龙族安然渡过难关的。”
  龙璞不舍得望了眼大哥,被他的坚持劝服,带上银杉村精壮踏上了奔赴比麒城的征途。而银杉村从此成了比麒省粮草和兵员供给的大后方。最后甚至成了整个玛法子民起源的所在,他们互相传唱“在哪遥远的长者银杏树的地方,那里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第四篇 神龙宝器
  比麒城的武馆前,龙璞带领的精壮黑压压一字排开。当他报上三弟龙觉的名号时,城门守卫并没有阻拦他们,急忙将他引至龙璞所在的武馆。龙觉道士听说二哥来了,更是惊讶异常,他这个秉性怪异的二哥,平时请都请不上门;当年请他来武馆教习法术,他更是将去请的人拒之门外,如今亲自上门,必是有大事发生。龙觉唯恐二哥等久,急忙驱动道符,如御风一般飘至门外。
  “哎呀,二哥亲来,小弟这是迎迟了,二哥莫怪!”
  龙觉法师没有多言,简短讲明来意,只听得龙觉道士惊讶万分“二哥,听你这么一说,小弟觉得这比麒城附近也有兽人蔓延的迹象了。昨日有人来报,北部的埋尸洞和西部的法玛寺庙都已经有兽人的痕迹,我正要派人去查,看来是不必了。我这就往宫廷一趟,是该重新训练卫队的时候了,二哥暂往武馆休息我去去就来。”
  比麒国王对兽族反扑的消息惶恐异常,这个昔日神龙帝国军队统领的后裔,已经没有了当年祖先的雄才大略,一脸惊恐表情更加能表现出就连神龙帝国直系后裔战斗力被磨灭掉的悲哀。当龙觉道士提出要重练一直卫队的时候,这位草包国王甚至是拍手赞成了,这个能带给他安全感的提议。
  一支新卫队迅速组建完成,他们加紧训练同时为自身素质挑选适合自己的技能,这一年双喜临门,大哥带领的银杉村喜获丰收,为比麒城备足三年的粮草,而二弟、三弟带领的新卫队更是将比麒城周边的兽族探子清理的片毛不留,正当人们庆完双喜,长出一口气的时候,一场大地震爆发了,侥幸的是,震源在西部山脉的中心,并未对比麒城造成多大伤害,震裂的建筑在子民们勤劳的双手下,仿若片刻修好。可是西部山脉的法玛寺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墙壁受损严重,坚硬岩石雕琢的柱子左右倾倒,未曾破损,神殿正中的神像基座被震开塌陷神像坠入地面塌陷的大坑中。比麒国王不忍祭祀祖先的庙堂,毁在自己手中,急忙安排龙觉道士征集工匠,督修寺庙。修复工程进展到大半的时候,龙觉突然察觉到神像坠入的地坑中,有异光闪耀,当即差人自坑中探寻,一方散放异彩的碑刻在坑底被发现;龙觉不顾危险,亲往察看,当看到石碑上熟悉的神龙帝国秘文时,他忍不住一阵颤栗 “神龙后裔啊,神像使你们对前人不忘,碑刻指引你们前进的方向。我知道你们会找不到回家的道路,留下这碑刻留作念想。神龙宝器会让火龙沉睡、万仞的雪山不再疯狂。只是勇敢的孩子们,你们快快成长,快快成长,七圣人已经来到了你们新的家乡,他们携着神龙圣物,陪伴你们身旁。兽人不灭,怎回故乡!心魔不灭,怎回故乡!”这段像是预言,更像信件的碑刻被重新埋在了神像基座之下。龙觉终止了对寺庙的重建,因为他已经明白,当前最紧迫的事情是找到七圣人,找到七宝器,逐出半兽人,唤醒那些被心魔作怪为利益互相残杀的神龙后裔们。
  回到比麒城,龙觉将碑刻的事情与二弟龙璞商量,当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必需要给远在银杉村大哥龙烈知道时,一场瘟疫开始在比麒省蔓延,死亡的恐惧再次笼罩了这个多难的大地。因为害怕瘟疫传染,龙觉要求将死去的瘟疫感染者尸体葬入昔日埋藏半兽人尸体的埋尸洞时,人们发现这里竟成了僵尸的天堂。一场围绕碑刻七圣人与尸洞僵尸的调查就此展开。


  第五篇 大战将至
  时光飞逝,派出调查线索的人员并没带回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龙璞不得不召集“比麒三卫”商量进一步的打算,看着一向睿智机敏的二弟龙璞却也摇头叹息,表示无计可施,粗心的大哥、三弟愈加烦闷了,三兄弟第一次成了没有主见的人。可笑得是,他们因为碑刻指明了方向,反而一时间迷失了方向。
  他们依旧不知道下一步打算的时候,挥舞铁器的兽族军队,已经开始向比麒城围拢,兽族又一次卷土重来了,此时“比麒三卫”才意识到事情的紧迫和比麒城的处境,他们开始不断的向沙城的帮会驻军发出求援信,但令人难以理解的是送信的人,一个未归。拯救比麒城的重担又一次落在了“比麒三卫”的身上,他们火速安排卫队部署城防。依照龙觉道士的建议他们必需从兽族那里了解到兽族的信息和进攻计划,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兽族聚拢比麒城下时,那整齐的动作,与45年前大不相同,他们居然懂得,攻城聚拢城下,御敌分散林间的战法,这样的思维是他们感到莫大的不安。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去抓一个兽族兵士做舌头的办法,然后雷厉风行的付诸了行动。一个掉队的兽族倒霉蛋儿被他们擒往武馆,脱离了军队来到陌生种族的兽人,经不住恐惧心里的折磨屋里哇啦的讲了一通,最后他们通过画图案,了解到了一场惊天阴谋。沙城驻军得知了前人的语言,为了得到七圣人和回到神龙帝国宝的宝器,不惜出卖了不止比麟城甚至是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整个神龙后裔,条件是兽族说出七圣人与宝器的所在,沙城驻军将雪山以南的整个法玛大陆相赠,可愚蠢的沙城驻军,并不知道这是兽族首领的骗局,它们只不过是买通了沙城的探子,拿住了沙城驻军的心理而矣。“比麒三卫”此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派去的信使为何一个未归,沙城驻军摆明了要致他们于死地,同室操戈的悲哀,成了他们多年以后一直挥之不去的新痛……


  第六篇 揭晓谜题
  面对兽族大军卷土重来的围城之势,“比麒三卫”究竟用什么样的方式,退掉这百万兽族蛮兵?血脉同源的比麒卫队与这心魔迷惑的沙城驻军,究竟是怎样的结局?神龙帝国的英雄史上为什么对沙城血战描写了重重的一笔?谁会是这碑刻预言里所描述的七圣人?而宝器所在何处?神龙族的后裔们是否回到了他们日思夜想的故土,那个极度文明的传奇帝国?
  《龙纹战域》会为您一一揭晓谜题!



上一篇: 游戏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

排名 角色名 等级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 待定